您当前的位置:  青客时尚租房  >  青客快讯  >  时事热点
分享到:

中国女性就业率高居世界第1,而中国男性做家务的时间却排倒数第4?

 来源:今日头条 作者:三联生活周刊    日期:2019-09-12 10:45:40

在家务劳动分配中,男女双方所承担的“工作量”严重不均等。

--摘要

马尔克斯曾说:“比起婚姻中的巨大灾难,日常的琐碎烦恼更加难以躲避。”

最近热播的综艺《做家务的男人》就把家庭中的琐碎的家务分配问题搬到了台面上。节目组请来了三组家庭,分别是魏大勋的三口之家、张歆艺袁弘夫妇、和汪苏泷、尤长靖组成的合住“兄弟”俩。虽然作为真人秀节目,因为有明星的加入,难免会有一定程度的演绎成分。

但是把“要求男人来做家务”作为节目的卖点和节目效果的保证,其出发点背后还是能反映出一些“社会习惯”中存在的问题——在家务劳动分配中,男女双方所承担的“工作量”严重不均等。


中国女性就业率高居世界第1,而中国男性做家务的时间却排倒数第4?


节目中,魏大勋一家的家务分配模式就非常真实,某种程度上代表了传统的家务观念:魏妈几乎承担了所有的家务劳动,洗衣、做饭、打扫房间、收拾床褥……她眼里总能看到家里不整洁的地方,在家务上根本停不下来。而魏大勋父子就像黏在沙发上一样,看电视聊天,连收衣服都不愿挪动一步,和魏妈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被网友戏称为“沙发二子”。


中国女性就业率高居世界第1,而中国男性做家务的时间却排倒数第4?


在采访中,魏爸也说,“因为年轻时候忙于工作和应酬没有时间做家务”,现在虽然意识到要分担家务,但是却嘱咐魏大勋不要声张,“上外头说去好像是怕女人似的”。而面对只有自己忙里忙外的情况,魏妈也表示“中国传统的女人就是这样。”

这些话里,既包含着“男主外,女主内”的性别刻板印象,也显露出传统女性对于男性可以不主动承担家务责任的极大的包容度和忍让度。


中国女性就业率高居世界第1,而中国男性做家务的时间却排倒数第4?


古时候,男性在主要生产部门占据重要地位,掌经济大权,女性从属于男性,夫为妻纲,为丈夫打理生活。在父权社会的影响下,女性不自觉地迎合男性对于她们的理想和标准,遵守着“贤妻良母”的行为准则。

但这种观念,并没有随着现代女性就业率的提高和经济独立而被废弃。

数据显示,中国女性的就业率高居世界第一,而中国男性做家务的时间却排名世界倒数第四,且女性平均做家务的时间比男性多81分钟。


中国女性就业率高居世界第1,而中国男性做家务的时间却排倒数第4?


中国女性就业率高居世界第1,而中国男性做家务的时间却排倒数第4?


对于这种奇怪的现象,康奈尔大学社会学系研究者Sarah Thebaud提出的“性别越轨抵消”理论中揭示了其中的症结所在:“家务劳动分工必须与社会文化对性别的期待相符合”。社会中对性别的刻板印象没有改变,这种女性角色需要扮演的“当妈式择偶”和“保姆式妻子”也就很难得到改善。

不只中国,在很多国家,家务分配也是件头疼的事,毫不夸张地说,家务正在成为破坏夫妻双方感情的“第三者”。最近韩国演员具惠善和安宰贤的“离婚大战”频频引发关注。两人的矛盾在之前参加的综艺《新婚日记》中就显露端倪。节目中,对于总是逃避家务的安宰贤,具惠善表达过不满:“不知道为什么理所当然是我在刷碗,老公如果和我分担一起做,每次做完就会开始卖弄,‘我帮老婆干活啦’,等一下,这为什么是我的活儿?”


中国女性就业率高居世界第1,而中国男性做家务的时间却排倒数第4?


但在节目中,这些只是小插曲,两个人的甜蜜爱情掩盖了矛盾。但家庭责任分配的不平均问题,虽然会因为另一半的忍让而暂时被压制,但随着负面情绪一点点的累积,再加上鸡毛蒜皮的消磨,冲突一定会在某一个时刻爆发。

就节目中所展现的细节来看,具惠善几乎包揽了所有家务。她还写了家务检举书控诉老公不爱做家务,内容包括:整理,具惠善做了100%;清扫,具惠善做了100%;整理床铺,具惠善做了100%;倒垃圾,具惠善做了80%;剩下的20%,是具惠善生气时安宰贤跟着一起做的。

抛开孰是孰非不谈。在很多关系中,承包家务的一方在家庭中的地位和话语权会下降。在地位较高的家庭成员眼中,做家务是很简单的事情,打扫的一方如果没有及时完成,就会遭到“怎么不做家务”或者“怎么连这点小事都做不好”的埋怨。所以当有话语权的一方在被迫进行家庭劳动时,会认为只是在提供帮助甚至是施舍恩惠。也因为这种观念,“家庭主妇”的地位一直无法得到提升。


中国女性就业率高居世界第1,而中国男性做家务的时间却排倒数第4?


但在欧美国家,全职家庭主妇的地位却比较高,且多存在于中产阶级以上的家庭。经过一个世纪的“女权运动” ,“家庭主妇”在这些国家是作为一种社会职业存在的,并且会享受相关的福利待遇。她们不是世俗定义上的需要“洗衣做饭”的“保姆”,她们在家庭中被更平等地对待,自己也同时发挥着高学历的作用,与丈夫共同承担起下一代的教育责任。

这种家庭角色模式和《做家务的男人》节目中袁弘张歆艺一家比较类似。袁弘可以主动承担起“家务重任”,为妻子做饭、分担照顾孩子的责任,也能够理解张歆艺的育儿压力,平等地和她探讨谁出去工作谁顾家等话题。


中国女性就业率高居世界第1,而中国男性做家务的时间却排倒数第4?


对照着袁弘和魏爸的差异,在传统和新兴家庭模式的碰撞中,很容易发现,其实,男性并不是不会做家务,而是缺乏家庭责任意识,同时,他们也在很多传统女性的纵容下形成了懒惰的习惯。

米勒·伯尔曼在《亲密关系》一书中写到:

妻子承担了全部或大部分家务时,其婚姻幸福感为负值,丈夫为正值,反之亦然;只有在夫妻共同协作或家务承担大体均衡时,双方的婚姻幸福感都表现为正值。故夫或妻想让双方都感觉到婚姻的幸福,以协力分担家务为佳。”

家庭是一个整体,在家务劳动中,需要另一半的体谅和加入,而不应该让一方承担过多的压力。另一方面,无论是多么琐碎的事情,只要是对家庭的付出,也应该受到家庭成员的重视和尊重。

在家庭责任的探讨中,不关乎性别。无论男女,都应该从自身出发,完成无论是对家庭还是对自身的成长和修炼。


(免责声明:本文转载自百家号平台,用户三联生活周刊的作品,转载目的在于信息传递,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文部分内容图片来自网络,目的在于信息传递。如有新闻稿件和图片作品的内容、版权以及其它问题的,请及时联系,侵权即删)


想要了解租房相关信息请点击上海租房】【杭州租房】【苏州租房】【南京租房】【武汉租房】【北京租房】